tanyalan521

[團兵]Hangover 02.

日常空白:

被親吻喚醒了。
艾爾文吸了口氣,雙手緊抱著溫暖的來源,聽道他不滿的叫自己的名字,迷糊之間,笑了,臉貼在他光裸的肌膚上蹭了蹭,張口咬住。

「該死的艾爾文史密斯!快點醒來啦!真是──」推了兩下卻被抱到快蠢不過氣,里維氣急的用手往男人身上用力拍了一下,沒想到力道比想像中的猛,啪的好大一聲。
「嗚啊對不起!」心疼的撫摸被自己打的地方,還真得紅了一大塊,但抱住自己的人還顧著笑,好像沒生氣也沒張開眼睛的意思。「快起來!我們──」

「他媽的艾爾文史密斯看你幹什麼蠢事!嗚啊啊啊啊啊啊!!!」里維的話被打斷了,轉頭看向門口,外頭傳來粗聲大吼以及開門聲,門打開後看起來兇惡的男人衝進來,和里維對望一眼後發出慘叫聲。
「奈爾你很吵耶。」艾爾文很快的睜開眼睛,拉了被單將里維包住,口氣不佳的看著來者,「一大早這樣鬼吼鬼叫的,在度假勝地壓力還這麼大不行啊。」
「媽的我還以為誤傳你還真的跟哪裡撿來的東西結婚啊?記者都找上門了電話都快炸開了,你趕快給我一個解釋!」

房間裡濃濃的酒精味,地上散落的衣服和艾爾文抬起手一眼可見的婚戒,還有陌生捲在艾爾文懷裡的人,奈爾只覺得胃痛,走到床邊將振動的手機丟到男人身邊。

「就結婚了有什麼好解釋的。」感覺懷中的里維正在發抖,艾爾文拍拍他,將他抱得更緊,「對媒體人來說只是無聊沒八卦,隨便打發他們就好。」
「你不能這樣!這樣史密斯集團的股價、你的形像、下次的股東會──」
「奈爾,你嚇到里維了,如果真的要跟我談,請你先幫我叫兩份早餐,然後冷靜下來。」
「到底誰要冷靜啊!」奈爾咬牙,看艾爾文溫柔撫摸懷中人的樣子,突然覺得頭好痛,一邊罵著髒話又衝出門。
「抱歉,奈爾人不壞,就太急躁了。」艾爾文低聲在里維耳邊說著,「雖然我還想跟你在床上待著,不過果然、還是要面對現實呢。」
艾爾文的手在腰間撫摸,里維想起昨晚他也是用同樣的力道愛撫自己,並在耳邊低啞的說話,抓住他的手,里維努力想著現實,不但要去找米克和漢吉,還要把思緒弄清楚並面對兩人衝動的婚姻──

「先說,我不接受分手。」
「等一下,我們根本喝醉了,反正是鬧著玩──」
「史密斯夫人,可由不得你說這樣的話。」艾爾文口氣帶著憐愛,又用力抱了里維一下後起身,低頭撿起昨天因為激情散亂的衣服,「把衣服穿好吧,奈爾會再衝進來的。」

將里維的衣服放到床上,艾爾文走到衣櫃邊換了套新衣服,自顧自的走到浴室梳洗。
該說是霸道還是男人本性如此,里維不知道怎麼回話,又對艾爾文那句史密斯夫人感到不好意思,好不容易坐起身,努力歪了比較不痛的角度,拉了襯衫先穿上。

艾爾文刮完鬍子整理完畢後走出浴室,看里維手裡抓著皺巴巴的褲子和內衣褲,手搭在他肩膀上親吻側臉,聽里維抽口氣後,低聲詢問是否要替他回房間拿換洗衣物。

「可是、我──」不知道要怎麼解釋,就看艾爾文好像理解的點點頭,撥了內線電話。
「您好,請問是里維的同行友人嗎?」昨晚有兩位,艾爾文聽對方嗯了一聲,簡單說了里維在自己房裡,希望對方能將行李帶過來,聽對方沉默了一陣,艾爾文將電話交給里維。

「喂?里維?」醒來看里維沒回房間,米克原本就有點擔心,「你還好嗎?」
「米克、我、我闖大禍了。」不知道該說什麼,就聽好友吸吸鼻子,「總之你替我把行李帶過來,呃、漢吉還好嗎?」
「她還在宿醉,要我把她叫醒嗎?」
「不了,我覺得她知道現在的狀況會瘋掉,等我搞清楚要怎麼處理。」轉頭看艾爾文好像滿不在乎,也完全沒有驚慌的樣子,「好啦、等一下見。」

「是昨晚那位?」看里維掛電話,艾爾文很快的開口,里維點點頭,「好朋友?情人?」
「不要亂說!米克有暗戀的對象。」
「是你嗎?」
「不是!不要亂說!他和漢吉都是我最好的朋友,你也知道我們是來慶祝漢吉最後的單身周末──喂!你幹嘛生氣?」
艾爾文從一醒來的迷糊微笑慢慢的又恢復到昨晚的冷淡,甚至有點生氣,里維抓住他的手,用力拉了幾下,看他又苦笑、又皺眉。
「我只是,有點忌妒。」
很平淡的說出忌妒兩字,里維尷尬的傻笑,想著男人該不會比想像認真,不、自己也許也──
思緒很快又被打斷,米克拉著自己的行李箱來到門外,看開門的是昨晚的陌生男人,對於眼前的人感到不解,又看陌生男人帶著敵意接過行李箱,說里維現在不方便、拿過箱子後門就關上了。

「你幹嘛啊?」這也太沒禮貌了!里維想站起身抗議腳又軟了,被艾爾文攔腰抱住,「他這樣會覺得很奇怪、艾爾文──」
「我可不想你被太多人看到。」里維大概一直沒注意到吧,那襯衫蓋不住的雙腿滿滿的是自己的吻痕咬痕,甚至因為昨晚自己抓得太用力,還有掌印和爪痕,「快換衣服吧,我去替你解釋。」

艾爾文摸摸里維的頭,轉頭又走出門。
米克不意外的一臉呆愣的站在門外,看男人又走出來了,微微挑眉想等解釋。

「我和里維結婚了。」艾爾文口氣冷淡的丟下一句,好像不想再解釋,米克呃了一聲,想著是否聽錯了。

「艾爾文你下午要開記者會、你給我想一套說服董事會和投資人的說詞,我靠!為什麼米克在這裡!!」

奈爾衝過來看到另一個熟人,接近精神崩潰的又大罵一句。
里維挑了一套輕鬆的休閒服,聽外頭又是那個男人的大吼大叫,抓抓頭,雖然沒有宿醉,但頭真的痛起來了。

评论

热度(54)

  1. tanyalan521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Kimeng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”ゝ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Ra!n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